主页 > 游戏高新 >成为孩子面临人生关卡时想起的人,比教导任何哲理都重要 >

成为孩子面临人生关卡时想起的人,比教导任何哲理都重要


快要退伍前,我被一位挚友背叛,当时年轻气盛,一心只想报仇。我趁着休假日揣了把刀子,夜里躲在他家巷口的电线桿旁,希望堵到返家的他,在他身上捅几个伤口,用他的鲜血补偿我的心伤。

那是一个天清月明的夜晚,月光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长到叠在我的身上。我和他的影子一起躲在暗处,血脉贲张地等着他走完人生的最后几步路。

就在我準备出其不意夺其性命,索讨自以为是的正义时,握刀的手忽然一阵痠痛,让我险些握不住凶器。那种痛,让我记起小学时孙老师逼我踢毽子、练身体时的痛,以及国中的王老师用藤条抽我,避免我被记过的痛。

我人生中的「重要他人」一瞬间都聚到了我眼前,那些浮光掠影在我脑海中快速奔腾。我忽然惊觉,自己差点辜负了他们早年的教诲,不禁吓得跪倒在地,冷汗满襟。而他,他慢慢走过我身边,慢慢走回家去,完全不知道刚刚和死神擦身而过。

人性的底层,其实充满黑暗,我这样的知识分子都曾行过地狱的门前,社会上多数的人未曾有机会逼视自己的黑暗底兽,竟以为自己和那些罪该万死的杀人者在本质上完全不同──在我看来,差别只是运气好坏而已。

偏乡孩子,极可能就是运气不好的人,万一他们日后跟我一样来到了地狱门口,我希望他们当下能够想起我,想起这位曾经陪伴过他们的阿伯教授,哪怕只有一秒钟,也许就有机会及时对犯行喊停。因为一旦跨过了地狱之门,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陪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到今年年底,我们在东石过沟的课程就将届满三週年。三年多前,我的想法是培养孩子写程式的能力,希望他们有一天能够用这样的能力养活自己,翻转人生。一路走来,我慢慢加入群众募资的做法,希望串联厂商与企业,为孩子们示範实践梦想的方法,同时也建立一套可以靠着商品获利、盈余不断回流社群的永续计画,让Program the World的理想可以慢慢实现。

这是个可以扩及五个世代的计画:十几岁的国高中生、20几岁的大学生和社会新鲜人、30到40岁的业务和工厂作业员,以及50岁以上的工厂老闆们,只要计画生生不息,五个世代的命运都会被搅动起来,大家一起努力,一起踩动脚下的世界,一起脱离停滞的经济死水。

然而──如果没有这个「然而」,世界未免美好得太过虚矫──即便我将资源带入偏乡,即便我传授偏乡的孩子许多知识,即便孩子们有了长大后养活自己的能力,他们的人生还是面临了许多问题,而「会写程式」这件事完全无法解决他们的困境。

他们会暗恋或失恋、会对信仰失望、会得不到同侪的肯定、会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成长是苦痛的过程,我在教学的过程中,数度感受到他们既想要挣脱青春的蛹壳,又害怕社会现实的摧残,种种矛盾拉扯着他们,就像当年拉扯着懵懂的我一样。

三年了,我总算想清楚了一件事。陪伴孩子,成为他们在面临人生关卡时会想到的那个人,这比教导他们任何技能和哲理,都来得重要。

就像孙老师之于我,就像我之于东石和冈林的孩子们。如果社会每个人都成为其他人的「重要他人」(important others),我们的社会怎幺会沉坠不兴、悲剧不断?

成为孩子面临人生关卡时想起的人,比教导任何哲理都重要 photo credit: REUTERS/Jon Nazca/达志影像

也许你会说:「我连独善其身都有困难了,如何兼善天下?」问题是现代化社会纠结複杂的程度,已经无法让任何人关起门来过自给自足的日子。如果日常生活充满无法预期的危险,谁能够置身事外?就像圣严师父说的,唯有照顾好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才会有好的生长环境。也就是说,唯有兼善天下,才能给我们独善其身的余裕。

让我们从最实际的经济面向来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海克曼(James Heckman)早就预估,投资儿童早期教育所产生的报酬率,会超过股市的长期报酬率。

其他社会学家也指出,忽视家庭贫穷、教育背景较差的孩童,会让我们付出高额的成本,包括这些孩童长大后减少的生产力、犯下罪行的社会代价,以及因为缺少健康知识而增加的医疗经费,以美国的例子来说,这些成本每年约为五千亿美元,相当于每位纳税人要支付14,000美元。

虽然我没有台湾的数据,但我相信台湾的纳税人要为台湾那些家庭或教育风险较高的孩童所承受的负担,绝对也是一笔庞大的数字。只是这笔钱不是一下子从我们口袋中掏出来,所以大家比较没有感觉。

而且,就算我们对这些现象视若无睹,问题既不会自动消失,也不可能与我们无涉,所以赶快放下那支只扫门前雪的扫帚,多多关爱身边需要温暖和陪伴的孩童吧!

让孩子适性发展

因为有了成为「重要他人」的体悟,我因而改变了程式教育的教学方针。对于那些一再努力还是无法通过晋级考试的孩子们,让他们学习网页设计或是电脑绘图、3D建模等应用软体,同时我也在寻求其他领域专家的协助,让课程更丰富。

因为我担心他们在写程式的过程中一再受挫,最终会选择离开我们的教学团队。因此,对那些有学习能力的,我们教技术,对那些学不来技术的,我们就让他们放手好好玩,重点是我们可以一直陪伴他们,同时也让学习能力较好的学生去指导能力弱一点的孩子,他们既可以赚一些奖学金,也可以在教学的过程中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虽然,这样的方向修正使得团队必须製作新的教材、募得新的设备(如3D印表机和耗材),用更多人力开设更多元的课程,但能够尽我们的一份心力,陪着孩子长大,让他们适才适性地发展,比什幺都重要。

请容我强调,偏乡的父母或许因为自身的种种限制,因此未能给予孩子完整的支持,但这不代表他们不爱孩子。事实上,很多家长爱护孩子的方式与都会里的家长并没有不同,甚至会因为自卑的心态──「抱歉,让你们在偏乡生长」──而做出超过他们能力的补偿。例如,过沟的孩子几乎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机,有平板电脑的学生也不少,儘管家长每个月的收入是那幺微薄。

当然,偏乡也有完全忽略孩子、放任他们自生自灭的家长,但都会里不也一样有放学后就被安亲班接走、自己拿钥匙开门回家、几天都看不到家长的孩子!问题出在父母有没有自觉,而不是环境的品质。

偏乡是社会经济的事实,但他们世世代代无法脱离轮迴,则是因为想法已经固化了。所谓的「偏」,是偏颇的偏,而不是偏远的偏。只要是教育资源高度不平等的地方就是偏乡,所以嘉义有偏乡;同样的,台北市里面一样有偏乡,偏乡的所在地点与都市的物理距离没有绝对的关係。

我们需要不断提供偏乡孩子新的东西、新的刺激,只要孩子跟得上,我们就送他们去看这个世界。这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过程,可能性太多了。只是它不是一条现成的路,一眼看不到未来,只能一步步埋头努力,去实践我们想像中的那个可能。

这又要说回到我最喜欢的卡通《猎人》。在世界树上,小杰问久违的父亲在追求什幺?金说:「我在追求眼前看不到的世界。」因为眼前看不到,所以要有一定的远见和自信,才能一砖一瓦将想像的世界建构出来。

我觉得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正将我带向人生最精采的一段旅程,因为过往那种菁英式的想像和理解受到很大的挑战,我才能够推翻那些不知不觉嵌进我的脑袋,但已经不适合这个世代的想法,在人生半百时转个弯,步上这段意外的旅程,看见更多绮丽的风光。

成为孩子面临人生关卡时想起的人,比教导任何哲理都重要

这一届的国三生刚刚收到会考的成绩单后,过沟有个孩子问我,如果他选择技职学校就读,将来可以到台南成大当我的学生吗?我怕泼他冷水,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过去,技职体系的高职要升学,都是进入技职型科技大学,要直接考进成大,除非学业成绩够顶尖。但所谓的「成绩顶尖」,通常表示需要很会死背,愿意做各种重複的练习,这样一来,势必抹煞掉孩子们学习的兴趣。

我左思右想后,建议他(以及其他有类似目标的孩子)先好好念完高职,同时将未来升学的目标,设定在台南周边几所不错的技职体系大学。我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些学校教书,深知孩子们一定会受到很好的训练,之后再用这些大学的毕业证书来考成大的研究所。经由这样的途径,要成为成大的学生,机会就会高了许多。

孩子闻言蹙眉,显然「念研究所」这事完全超出他对人生的想像。但是孩子啊!谁说人生不能做大梦呢?他们甚至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只要好好学习我们设计的课程,上了高职以后,他们就可以担任 Program the World 基础课程的助教,甚至讲师,我会一点一点帮他们存好就读大学的教育储备金。

进入大学以后,他们理应有更强的能力可以接案子,协助我做研究或在外兼课,这样又可以储备就读研究所的经费。只要他们愿意读书,Program the World 一定会鼎力相助。

一个孩子是如此,十个孩子,我们也不会嫌累,等到有30个、50个孩子都因为具有程式设计的能力,而让人生多出许多可能性后,这30个、50个充满希望的家庭,难道还不能分别改变偏乡东石和冈林的命运吗?

这位提问的孩子由年迈的阿公单独照顾。他曾经说过,这世上能够让他信任的人,只有阿公、教会的两位老师及我。

这话听来教人心酸。这孩子受伤之深,居然如此不信任这个世界,然而这话又给了我无限的安慰,像我这样一个原本与他毫无关係的阿伯,居然可以支撑起他1/4的社会支持系统,并让他愿意在升学这幺重要的议题上,询问我的意见。

这样的成就(请原谅我忍不住要炫耀一下),远比论文登上国际期刊、申请通过高额度经费的科技部计画案,或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都来得更重要。这表示我又多了一块砖瓦,可以去建造那个我眼下看不到的世界。

而我衷心希望,当每个人都愿意经由成为别人的「重要他人」,而烧塑出一块砖瓦时,我在有生之年,也许可以亲见那个美丽的世界。

书籍介绍

《做孩子的重要他人》,宝瓶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苏文钰

从小体弱多病,小学一、二年级几乎没及格过。他,是被学校放弃的学生。但孙先秦老师却看出他的潜能,以及知晓他在捣蛋背后,其实是一颗多幺害怕被遗忘的心。因为这份「懂」,他的人生开始蜕变。

走过两次地狱门口,他更能体会偏乡孩子在悬崖边的挣扎。在纽约因失恋而行窃;因被挚友背叛而持刀报复,虽在最后一刻,都急踩煞车,但却更让他深刻体会,即使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都可能在人性的黑暗底层,走上岔路,更何况是环境困厄、资源一向贫乏的偏乡孩子。

他想带给孩子的,却不仅仅是写程式的技能,他希望孩子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及面对人生的勇气,甚至,当媒合更多企业与培育更多在地师资一起投入时,他希望台湾再也没有偏乡,再也没有被放弃与牺牲的孩子。

成为孩子面临人生关卡时想起的人,比教导任何哲理都重要




上一篇: 下一篇:

4月番《雏子的笔记》最新宣传PV公布画风激萌活力无

4月番《青春歌舞伎》声优阵容公开美少年齐聚一堂香

4月的周末傍晚 相约信浓铁道“红酒列车”日本旅游

4月航空促销整理

4月萤火虫季登场

4条龙型任选一,算算「你最需要什幺支持」

律宾申搏sunbet官网|热点网络|头脑评论|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 申博包杀包赢 申博私网包赢 sunbet申博现金开户 sunbet申博现金官网